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工业设备正文

2012风电行业紧缩亟待转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3-30 浏览次数:180
2012风电行业紧缩亟待转型   回望风电这一年,喜忧掺半。一边传来骄人成绩:2012中国并网风电量首次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一边是“弃风”的严峻现实,“消纳不畅”的难题仍未破解。
  
  经历了高速增长的风电行业进入紧缩调整期,2012年,风电依旧在“囧途”跋涉。风电企业业绩不佳,无论是上游设备制造商,还是风电厂,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经营困难。不过,风电放缓脚步进行调整和洗牌未必是坏事,转型升级为下一轮机遇的到来积蓄力量。
  
  2012风电行业:行业紧缩转型升级
  
  十八大报告中提出建设“美丽中国”,为新能源发展创造了极大空间。进入12月,风电项目的核准提速,可再生能源配额制目前也完成征求意见,有望近期发布。风继续吹,春天还会远吗?
  
  2012:风企惨满地伤
  
  2012年,在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国内煤炭、钢铁、光伏等多行业普遍遇冷的大环境下,风电行业也未能幸免。2011年下半年拐点出现,风电高速增长的势头戛然而止,开始进入漫长的寒冬。
  
  首当其冲的是上游的风电设备制造商,市场不景气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订单减少。2012年三季度业绩报告显示,华锐风电(5.29,-0.02,-0.38%)第三季度单季营收仅有5.48亿元,单季亏损高达2.8亿元,创下了单季营收和净利润新低;金风科技(5.40,-0.04,-0.74%)第三季度营收24.6亿元,净利润为负3243.88万元,为2008年以来的首次单季度首亏;明阳风电营业收入同比下降58.6%至7.878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下降94.4%至502.98万元。风电三大巨头的尴尬业绩表明风电制造业进入微利时代。
  
  许多企业不得不裁员停产,实行战略收缩以度过寒冬。其中,华锐风电三陷“裁员门”更引起了广泛关注。5月初,多名毕业生在微博上爆料,称去年年底刚和华锐风电签订“三方协议”,却突然遭遇解聘;“解约门”未出一个月,5月底,华锐风电再度传来裁员消息,传言称公司将裁核心研发部门30人,其他部门欲裁20%,未来有可能达60%;11月15日,华锐风电员工又“被放假”,第三次引发人们对其“变相裁员”的质疑。风电大鳄的一系列裁员动作再次折射出风电企业的经营困境。
  
  遭殃的不仅是中国风电制造商,已经进入中国市场的外国企业也不幸“中枪”,遭受严重亏损。据报道,已在华设立6家工厂的西班牙歌美飒风电今年一季度在华销售下降超过50%,世界最大的风电企业丹麦VESTAS已关闭了三家风电企业中的一家,印度SUZLON公司也宣布将出售其在华的生产部门。中国风电市场竞争的激烈程度由此可见,风电机组价格持续下跌,逼迫外资风电企业纷纷逃离中国市场。
  
  中国的风电企业在国外市场也遇到了麻烦,美国商务部于当地时间12月18日做出终裁,认定中国向美国出口的应用级风塔存在倾销和补贴行为,并裁定中国应用级风塔存在44.99%-70.63%的倾销幅度,业内担忧欧洲市场会“跟风”对我国风电实行“双反”。
  
  风电寒潮中受伤的另一个群体是企业。受今年经济增速放缓,全社会用电量回落的影响,电力企业日子已不好过。“弃风”问题更是给它们雪上加霜,发出来电若上不了网等于无钱可赚,只好让风机闲置,这对前期投入较高的风电企业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由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和全球风能理事会联合发布的《中国风电发展报告2012》指出,据不完全统计,2011年中国风电“弃风”比例超过12%,相当于330万吨标煤的损失。风电企业因为限电弃风损失达50亿以上,约占风电行业盈利水平的50%。资料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风电场“弃风”程度比去年同期有所缓解,却仍不容乐观。
  
  2012已接近尾声,风电寒冬却仍在继续。
  
  弃风:这是病,得治!
  
  中国的风电用短短5年就走完了欧美国家15年的发展历程,2012年,两次统计数据的发布振奋人心:2月,世界风能协会主席、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理事长贺德馨在“2012天津风电产业创新论坛”上表示,2011年中国新增风电装机容量接近1800万千瓦,总装机容量达到6500万千瓦,中国已经是世界上风电设备制造大国和风电装机容量最多的国家;8月,国家电网公司宣布:截至今年6月,我国并网风电达到5258万千瓦,首次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
  
  毋庸置疑,中国已成为“风电大国”,然而“大国”在迅速崛起后问题也不断涌现出来,使得“风电大国”与“风电强国”之间仍有一定距离。
  
  并网和消纳不畅已成为长期制约风电发展的瓶颈,国网认为是由以下因素造成的:
  
  首先,由于风电本身“波动性、间歇性”的特点,时大时小难以预测,对电网安全有一定的威胁,需要调峰电源来“削峰填谷”。然而,我国风力集中的“三北”地区电源结构单一,缺乏“调峰”的角色。
  
  其次,风电和电网的规划不够衔接,我国风资源集中、规模大,远离负荷中心,就地消纳市场有限。而电网工程的建设工期比风电厂长很多,近年来我国风电高速发展使得许多地区电网建设难以跟上。
  
  对此,国家能源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张国宝撰文表示,风电遇到的问题,不是风电本身发展过快,而是电网企业拖了后腿。“如果我们的电网是坚强的,那么这一点点电在全国很快就抹平了,不存在什么波动,什么影响,所有这些问题都不存在。”他指出:第一,“风电不是优质电源,只能在电网中占不超过10%的比例,否则影响电网安全”的说法是一个误区,也是一些人不积极接受风电的托词;第二,风电的外送被电网规划绑架了,外送电输电线路建设处于停滞状态。
  
  据报道,2008年全国风电企业因电网限电损失的电量约为2.96亿千瓦时,而2011年限电量已超过15亿千瓦时,约占风电总发电量的12%。其中,五大发电集团累计弃风又占到弃风总量的90%以上。
  
  中国风电一度盲目扩张导致产能过剩,被认为是造成当下风电设备企业经营困境的罪魁祸首。2005年一系列“利好政策”的推出令地方政府和企业一哄而上,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国内风电整机行业产能估计在30吉瓦(GW)~35吉瓦之间,产能过剩率在50%以上。为遏制风电“野蛮生长”,国家能源局去年以来多次下发文件,要求各省区市严格执行风电项目核准计划,不得擅自核准计划外风电项目。对于风电弃风超过20%的地区,原则上不得安排新的风电项目建设。受风电紧缩政策影响,中国风电行业进入调整期。
  
  综上所述,业内将矛头指向“风电盲目扩张”和“电网企业限电”。无论如何,“弃风”,这是病,得治!
  
  风继续吹:下一轮机遇在哪儿?
  
  风电作为清洁的可再生能源,一直被寄予厚望。在中国,随着风电产业的迅猛发展,风电已经成为继火电、水电之后的第三大电源。
  
  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李俊峰认为,风能是技术最成熟、最具有规模化开发前景的清洁能源。大规模地发展和利用风能,不仅能够满足能源需求,也能帮助中国逐步摆脱由燃煤带来的缺水危机、空气污染和温室气体排放。
  
  十八大报告中提到,要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努力建设美丽中国。这一战略的提出为新能源发展创造很大空间,风电将迎新一轮机遇。
  
  进入12月,风电项目的核准提速。18日,国家能源局发布了《关于增补部分省、自治区“十二五”风电核准计划项目的通知》以及新疆、云南“十二五”风电第二批项目核准计划等数个文件。据《中国证券报》,此次核准的16省区风电项目装机逾852万千瓦;而自“十二五”开局以来,能源局核准的风电项目总装机已超过5300万千瓦。
  
  20日,国家发改委批复了4个风电工程项目,分别位于甘肃酒泉、包头达茂、大唐赤峰和新疆哈密,总投资额约572亿元,总装机容量约680万千瓦。新风电项目的核准,有利于拉动内需,增加风电设备订单,给风电企业带来机遇。
  
  另外,可再生能源配额制的出台将有效解决“限电”问题,促进风电全额保障性收购。电网企业和地方能源主管部门将强制承担可再生能源(除水能)发电配额指标。据报道,《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管理办法(讨论稿)》今年5月已经制定完成,有望近期发布。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